<关闭侧栏

| 当前位置: | 主页 > 时尚新闻 >

取法乎上:从《云山漫步图》看黄宾虹的绘画思维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时间:2017-06-04 18:50 文字大小: 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 点击:
核心提示:黄宾虹在绘画范围中,始终十分强调“古人用笔之妙”。这倒不是黄宾虹的思想守旧,而是他“明画理,承古法,扬翻新”之使然。曾曰:“古人书画,墨色灵活,浓不凝滞,淡不浮薄,亦自有术。”咱们从黄宾虹大量的绘画作品中,不争脸出,其驾驭古人笔墨内涵,在

  黄宾虹在绘画范围中,始终十分强调“古人用笔之妙”。这倒不是黄宾虹的思想守旧,而是他“明画理,承古法,扬翻新”之使然。曾曰:“古人书画,墨色灵活,浓不凝滞,淡不浮薄,亦自有术。”咱们从黄宾虹大量的绘画作品中,不争脸出,其驾驭古人笔墨内涵,在思维上,从不浮现轻率的用笔。古人论画中所提到的“乱中不乱,不齐之齐,无奈中有法,不似之似,须入乎规矩之中,又超乎规则之外”的绘画之说,黄宾虹深悟之。

  此幅黄宾虹设色山水《云山漫步图》(见图),尺寸79.6×41.2厘米。从这幅山水笔墨的气息来看,应该是其较为精到灵韵的传世佳作。黄宾虹于绘画,十分强调“造化入画,画夺造化”;但“夺”字最难,造化乃法天地之造作,而“夺”字乃臻画中之韵味。黄宾虹对山水构图,无比重视,秉承先贤“实处易,虚处难”的画理。看起此六字仿佛很简单易懂,实则在绘画中,能真正理解和做到则无比之难,此“虚”、“实”之意,亦要结合老子“知白守黑”之句,方可入山水画境之门。黄宾虹此图中,左部位笔墨厚实清润,而右景处则较为空灵,所谓“疏可走马,密不容针”便为此理。中国画讲究“大空、小空”画理,便是“疏与密”、“白与黑”、“虚与实”之密切关系。故而,黄宾虹在这幅画的笔墨应用上,确切做到了法于自然的虚实之妙。画中着色无多,雅逸可人,笔墨辅以浅绛为之,更使画中云烟气象夺人。黄宾虹精画理,每有心得,皆兴而题之。

  此山水上有一跋:“明代画史自吴小仙、张平山、郭清狂、蒋山松以‘野狐禅’成习,文、沈从用笔处改正之,然过于枯硬,虽归矩?而乏神趣,至董思翁宗尚北苑,所谓‘取法乎上’,而启祯诸贤,特为出群,转移风气,殊不易之。虹叟。” 黄宾虹在题跋中,首先提到了明代四位画家吴小仙(吴伟1459?1509)、张平山(张路1464?1538)、郭清狂(郭诩1456?1529?)、蒋山松(生卒年不详)。按照这四人当时在明代画人中,应该都十分有名;尤以吴伟、张路两人名气最具影响力。那么黄宾虹喻其四人画有“野狐禅”习惯,应该评论仍是客观的。这倒不是贬斥四人绘画技法的高低,而是以为他们的画风,不入宋元笔墨的“正格”之流。因黄宾虹是个对绘画恳求非常谨慎不苟的艺术大家,从不会带有个人的思惟偏见……又认为,文征明、沈周虽矫正了绘画用笔上的一些错误,然笔墨过于干枯僵直,规整有余,然缺乏神色佳趣。为什么说黄宾虹异样推许董其昌,因董不仅有博大精深的绘画思维以及笔墨拔俗的艺术成绩,而且他还是位目光惊人的鉴赏大家,他对宋元字画的懂得跟深入,决不是如个别人的浮光掠影而浮之于名义。历代宋元名画名迹上,只有有董其昌题跋精论,那必定是内府和藏家们所热烈追捧的。故而,黄宾虹认为董其昌在绘画上宗法董源(北苑),而且能笔墨“取法乎上”,这在明末诸多画人中,应当是最为突出的一位, 并且横扫当时颓靡不振的绘画风尚,在这点上,其功不可没,十分不易。

  “取法乎上”这一绘画精辟之论,始终是黄宾虹在绘画利用中的法宝。比喻老人在谈到董源的画风时曾说;“董北苑画,近看只是笔,错落错杂,不辨所画为何物。远观则品位井然,阴阳虚实,处处得体,不异一幅极工细之作。”你看看,黄宾虹对董画的理解有多深,他看的是绘画骨子里的笔墨精微,而不是笔墨名义上的毛皮。所以在临摹跟欣赏古人绘画的同时,决不能只求大略。“取法乎上”就是你上手摹仿的破点一定要高,也只有绘画取法破点高,那你在绘画艺术的定位上,才会不同凡响。

  来源:收藏快报   作者:姚悦